第6章 故人自遠方來

-

芙茵神情恍惚的走出了牢房,嘶啞的嗓音彷彿還在耳邊。

那個瘋老頭講的故事把她帶進了一個她似乎熟悉又似乎不熟悉的另一個人的一生裡。

那個名字彷彿在聽瘋老頭講之前就已經刻在了她的骨血中,被提及時,讓她感覺自己的血在沸騰。

佘珺。

芙茵在心裡默唸了一遍。

一道淚卻不知何由地劃過了臉頰,她甚至控製不住自己,不由得地哭泣出聲,再抬手時已是滿手淚水。

淚水肆意,她仰頭,刹那間彷彿天旋地轉,芙茵皺了皺眉頭,抬起沾滿淚水的手覆上了眼睛。

吵鬨——

叫賣聲,談話聲彷彿把她包圍了,四周嘈雜一片。

沅獄怎會如街市一般吵鬨。

芙茵放下了手。

她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在一條熱鬨的街市上!可是她剛纔明明還站在沅獄裡,怎麼會?怎麼抬手間就來到了這條街市。

芙茵仔細打量著周圍,她發現來往行走的人穿著和沅斕不同的服飾,她在被髮賣到沅獄前曾隱約見過祖母穿過這種衣服。

她祖籍就是竺萇,也正是如此,她纔會一出生就是奴籍,七八歲的時候就被髮賣到了沅獄。

竺萇?可是竺萇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經不存在了,竺萇舊民也都成了奴籍,沅斕街市無人敢穿竺萇的服飾,怎麼會?這是哪裡?

頭頂傳來溫和的聲音:“姑娘瞧著麵生,穿的也甚是奇特,可是外域來的?”

一道修長的身影擋住了她麵前的陽光,芙茵抬頭,逆光而立,少年白皙的皮膚透著淡淡的光。

“這……這是哪裡?”芙茵點了點頭問道。

少年卻冇有回答,而是轉身喊道:“師傅!師傅!你快來,我撿著了一個外域的姑娘。”

芙茵皺眉,她何時被撿著了?

一個老頭聞聲走了過來,白花鬍子飄飄然,很有仙風道骨之貌。

仙風道骨?

隻見上一刻還仙風道骨的老頭,此刻卻四處張望起來,嘴裡嘟囔著:“在哪兒?外域的姑娘在何處?”

“師傅,在這呢,我領著你。”少年上前扶著老頭的胳膊把老頭領到了芙茵麵前。

老頭從腰間抽出了一把扇子,熟練的把扇柄敲在了少年的頭上。

“啪——”

響亮的聲音。

“這是嵇蘭的衣服,前兩年我們去嵇蘭遊曆過,怎的小小年紀就這般記性。”

少年吃疼,揉了揉被敲打的腦袋,不好意思的對芙茵說道:“姑娘,見笑了,敢問姑娘可是第一次到晏都?”

“晏都?”芙茵疑惑的念著這兩個字,她記得那個瘋老頭說的故事裡提到過竺萇晏都。

可是沅斕冇有晏都,也不可能有晏都!

所以,她不在沅斕的沅獄,她在竺萇,早就消失的竺萇,而且還在竺萇晏都,瘋老頭故事裡的佘珺就在竺萇晏都。

佘珺,她會見到佘珺嗎?

芙茵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今日一想到佘珺這個名字,眼淚就止不住的從眼睛裡流出來。

這下可把少年急壞了,漲紅了臉,抓耳撓腮的好一通說。

“姑娘,彆哭啊,我不問了就是。”

“姑娘,可是與家裡人走散了?”

“姑娘,彆哭了,姑娘。”

芙茵擺手剛想解釋,可哪知,手剛抬起來,一旁的老頭卻猛地用扇柄抵住了她的手腕。

“姑娘,老夫這徒弟本事冇學到家,不知姑娘是染疾而泣,可否到近處酒肆讓老夫替姑娘瞧上一二?”

芙茵隻覺得自己這般聽不得佘珺二字,倒真像是染了疾,左右她在這裡也冇個去處,便點頭答應了。

見芙茵止住了淚,少年崇拜的望瞭望自家師傅。

三人來到了最近的一家酒肆。

剛落座,老頭就拿起腰間彆著的一個葫蘆遞給了少年。

“老樣子。”

少年拿著葫蘆向酒肆裡麵走去,很快冇了身影。

老頭這才上下仔細看著芙茵。

芙茵被看的有些不舒服,剛準備說些什麼。

就聽見老頭不急不慢的開口道:“姑娘可是遠道而來見故人的?”

芙茵被問的雲裡霧裡,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老頭卻大笑了兩聲,心情似乎很好。

“姑娘聽不明白?無妨無妨。”

芙茵仔細想了想這些話,不答反問道:“老先生知道我的來處和緣由?”

老頭摸著鬍鬚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我隻知姑娘來處,緣由在於姑娘自己,老夫不好多說,隻能點破不說破,姑娘往後自己悟了,自然也就明白了。”

芙茵剛想問些什麼,一邊少年已經提著葫蘆坐在了椅子上。

“徒兒,這姑娘以後可就是你師妹了。”老頭拿起葫蘆往嘴裡猛灌了幾大口酒水。

少年從椅子上蹦了起來,開心的喊道:“師妹?我有師妹了!太好了太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