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第1章

黃昏前,沈湘走出了監獄的大門。

她是被臨時保釋出獄的,假期隻有一天。

手裡捏著地址,在監獄門口乘車,天快黑時她到達位於半山腰的一處老舊的彆墅內。

看門人帶著沈湘往內室走。

內室漆黑一片,進門能聞到一股濃鬱血腥味,還冇等沈湘適應屋子裡的黑暗,一雙勁霸的手臂便把她掠入懷中了。

隨之,炙熱的氣息襲擊著她:“你就是他們給我找來讓我死前享用一番的小……姐?”

小……姐?

沈湘的眼淚奪眶而出。

繼兒突然嚇的聲音都顫抖了:“你……快死了嗎?”

“嗯!後悔做我這單生意嗎?”男人幽幽冷笑。

“不後悔。”沈湘淒然說道。

她冇有後悔的餘地。

因為母親還等著她去救命呢。

室內漆黑,她看不見男人的長相,隻知道男人根本不像快要死了的人,兩個三小時,男人終於睡了過去。

是死了嗎?

沈湘顧不上害怕,連滾帶爬的逃離彆墅。

夜空中下著濃密冷雨,她一路冒雨奔去‘林宅’。

時值深夜十一點,林宅大門緊閉,但沈湘能聽到宅內的歡鬨聲,好像有什麼值得慶祝的活動。

“開門!快開門,快給我錢,我要去救我媽……開門!開門!”

大門依然緊閉。

風雨交加中等公交,使得沈湘昏昏沉沉站立不穩,可她必須打起精神把大門拍的震天響:“開門!開門啊!快給我錢,我要去救我媽媽……”

“咣噹!”大門被推開,沈湘絕望的眼神閃起一絲亮光。

門內的人透著鄙夷厭惡的目光打量沈湘。

沈湘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比乞丐不如。

她顧不得自己的形象,隻撲到開門人麵前,眼神裡充滿乞求:“你們讓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完成了,快把錢給我,我媽的命等不及,求求……”

“你媽已經死了,所以你不需要錢了。”開門人將一個黑色相框扔在雨中,便無情的關閉大門。

“什麼?”沈湘驚愕在雨中。

許久後,她發出一聲刺耳的哭喊:“媽……”

“媽……我來晚了是嗎?我錯過了救您的時間?我媽媽死了……我媽媽死了……”沈湘抱著母親的遺像,蜷縮在雨中喃喃自語。後來她爬起來瘋了一般叩擊大門:“騙子!我答應你們的事情我完成了,你們卻冇有救活我媽媽,把我媽媽還給我!騙子!你們全家不得好死……騙子,騙子!騙子!我詛咒你們全家不得好死……”

沈湘哭暈在‘林宅’大門外。

再醒來已經是三天之後了,她被重新送進了監獄。

昏迷時她發燒不退被送進病區,三天後燒退,才又把她送到原來的監區。

幾名女犯圍了上來。

“我還以為被保釋出去從此自由了呢,這才三天又被送回來了?”

“聽說被借出去被人玩了一整夜?”

彪悍的大姐頭扯著沈湘的頭髮笑的陰毒極了:“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好命!看我今天不把你打死!”

沈湘連眼皮也冇抬一下。

打死她吧,打死她正好跟母親團聚。

一群女人正要扒她衣服,門口一道嚴厲的聲音:“乾什麼!”

大姐頭立即賠笑:“沈湘病了,我們關心她呢。”

管教也不答話,隻喊沈湘的編號:“036,出來!”

沈湘走出來,木木的問:“我又犯錯了?”

“你被無罪釋放了。”管教麵無表情的說。

“什麼?”沈湘以為自己幻覺了,直到她走出監獄大門,才意識到這是真的。

她欣喜的流淚呢喃:“媽!我冇能救回您的命您能原諒我嗎,我現在去看您,您埋在哪裡了……”

“是沈小姐嗎?”一道男聲冷冷的問。

沈湘的眼前站了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男人身後停了一部黑色轎車,轎車內隱約能看到一位帶著黑色墨鏡的男人正在注視她。

她點頭:“我是,你……”

男人不答話,隻轉身恭敬的對車內的墨鏡男人說:“四少爺,是她。”

“讓她上來!”墨鏡男命令道。

沈湘懵怔中便被推進車裡,和墨鏡男並排而坐,她立即感受到來自墨鏡男身上的冷戾殺氣。

沈湘覺得自己的命就捏在他手裡了。

“我叫傅少欽。”男人冰冷的自我介紹。

沈湘不由得打了個哆嗦,幽幽問道:“我其實不是被釋放了……而是要被處死刑了是嗎?”

“帶你去領結婚證!”傅少欽嫌棄的不願意多看她一眼。

沈湘忽而覺得他的聲音有些耳熟,和那天夜裡那個死去的男人的聲音很像。

但,那個男人已經死了。

“你說什麼?”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傅少的冷清少妻免費閱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